據媒體報道,日前,廣東佛山市首批48名青年民營企業家結束了為期半年的國企掛職生涯,恢復了“自由生活”。自去年11月底,佛山市委組織部從100名報名者中挑選48名青年民營企業家,分派到36家國企掛職。48人中超過一半是70後至90後的“富二代”。
  消息一齣,引發截然相反的兩派意見之爭:有人質疑,地方政府操心干預民企接班人是否有此必要、掛職模式成效幾何;但也有人認為,由於民營企業關乎地方經濟發展和社會公眾就業,地方政府的作為並非咸吃蘿蔔淡操心。
  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到底誰是誰非顯然難有定論。不過在“摸著石頭過河”的思路之下,既然做了試驗,佛山的組織部門不妨對這一掛職鍛煉進行一個總結,分析一下利弊得失:如果有經驗,那麼不妨向其他地區推廣;如果有教訓,也免得其他城市再走彎路,這樣豈不甚好。
  編者按
  正方
  幫助富二代接班是“扶上馬送一程”
  □四川 唐偉
  近年來,培養民營企業“富二代”接班人,已經成為多個地區組織部門的一項重要工作,不過由此也產生了很多爭議。質疑的理由大多基於合理性與正當性:一方面,以公共財政去培養特殊人群而非普惠,有損社會公平;另一方面,民營企業誰接班,怎麼接班,有沒有人接班都應當按照市場規則來辦,政府的手不能亂摸,否則與“市場決定論”相背離。
  如果借發達國家的例子來說,政府憂心“富二代”接班確實有些“管得過寬”。不過任何事物都有一個辯證法,單從傳統習慣和現實需要來看,地方政府“扶上馬再送一程”的做法恰好符合時下的市場需要,並不失為一種好的選擇。
  首先,民營企業有著特殊的身份和重要的地位。一個民營企業的興衰,不僅關係到企業家本人的利益,也關乎地方財政收入、社會公眾就業、地方經濟發展和社會和諧穩定等。眼下虛擬經濟泡沫較重,發展實體經濟已成當務之急,幫助民營企業家解決接班人問題,其實就是為可持續發展著想。
  其次,中國有根深蒂固的子承父業傳統,但近年來,由於“富二代”成長的環境和接受的理念不同,與父輩形成了較大的差異。據調查顯示,全國“富二代”有接班意願的在40%左右,且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。而另一面職業經理人嚴重缺乏,遠遠不能適應現實需要,在市場本身無力解決的語境下,如何幫助民營企業做好代際傳承就成為題中應有之義。
  再次,拋開身份屬性不講,“富二代”其實也是新的“創一代”,其間的優秀者本身也屬於難得的人才,通過培訓讓這些優質勢資源有效發揮作用,更好地服務社會和造福大眾,也不失為一項民生工程。如果說培訓農民工、4050失業人員等弱勢群體具有正當性,那麼對富二代接班“扶上馬送一程”也具有合理性。即使在國外,當市場化初期和家族式企業還沒有步入現代企業之路的情況下,協助企業解決接班人問題也是政府提供服務的一項重要內容。
  最後,從公平性來說,“富二代”也有獲得培訓的權利。有困難找政府是公民的基本權利之一,由此“富二代”也有被幫助的資格。成熟而理性的社會,不應有身份標簽下的歧視,也不應有先入為主的權利限制,只有更多地看到現象背後的本質,才能最終作出客觀公正的評判。
  市場有成熟與青澀之異,即便是要撒手不管也要一步步來,以達到用時間換空間的目的。政府的有形之手如何發揮作用,本身也屬於一個市場命題。富二代接班“扶上馬送一程”,其實就是為了更好地放手。做人如此,做企業如此,市場治理同樣如此。
  反方
  操心民企傳承 “父母官”手伸得太長
  □湖南 舒聖祥
  作為改革開放的排頭兵,珠三角、長三角很多城市無疑是發達民營經濟的受益者。嘗到了甜頭之後,地方政府對發展民營經濟既有更多的認識和體會,也有更多的依賴和期盼。當民企“進入新老交替關鍵時期”,地方政府於是很憂心“富二代”們能不能接好班,能不能延續本地民營經濟過去的輝煌。
  地方重視民營經濟,本身是一件好事。關註民企接班,也是著眼地方經濟的長遠活力。問題是,關註的方式和介入的途徑是否恰當。在此之前,個別地方政府專為“富二代”舉辦的各種培訓班已有先例,其最大特點是由政府公款埋單,給民企“富二代”提供學習提高的機會。相比之下,佛山組織民企“富二代”到國企掛職,應該算是一種“創新”。
  對此,輿論質疑的焦點仍然集中在公平問題上。比如,組織“富二代”去國企掛職,為什麼不能組織“窮二代”呢?相比不想接班的“富二代”,那些翹首以待的大學生,是不是更會珍惜這樣的機會?顯然,組織“富二代”到國企掛職,帶有一定的功利主義色彩。說白了,就是在為民企接班服務,為此在促進就業公平等層面可能並未考慮太多。
  地方政府組織“富二代”到國企掛職,算不算對國企正常經營的濫權干預?要知道,國企擁有用人自主權,國企崗位也不是為培訓民企接班人而設立,讓“富二代”分食國企崗位(雖然是短時掛職),會否對國企經營產生不利影響?上述問題都值得考慮。而在某種意義上,民企“富二代”去國企究竟能學到什麼也是個問題,很多人認為與其讓他們到國企掛職,還不如直接在自家企業里鍛煉更合適。
  這也不由得不讓人產生懷疑:民企老闆之所以願意將子女送到國企掛職,也許存在接班之外的其他想法。比如利用國企資源,更好賺取利潤。而對於沒人在國企掛職的中小企業而言,這或許已經涉嫌不公平競爭。與此同時,還需要特別防範相關國企高管與民企老闆之間,是否存在利益交換的可能,以及會不會造成國有資源流失。
  事實上,要進入接班程序的民企,無不是在市場中摸爬滾打出來。政府要做的,是保證市場競爭的公平秩序,和適合民企發展的良好環境,而不是深入企業內部,試圖為老闆們解接班人之憂。“富二代”問題應該由其父母來操心,而不是由錯位的“父母官”來包辦。地方政府眼中的民營經濟,不應該只有現存的這些企業,更要看到那些尚未誕生的偉大企業,它們就醞釀在一個又一個的創業計劃里———這才是有遠見的地方政府最應該去關註的。  (原標題:富二代掛職國企 “父愛”泛濫還是值得點贊)
創作者介紹

中泰當舖

uq76uqjn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